外围体育平台切换到宽版
  • 5096阅读
  • 0回复

竞猜外围网站:[【热点事件】]老外围体育记忆之‖哑巴兄弟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菠萝
 

发帖
269
银子
665
威望
616
贡献值
654
好评
416
光洋
1000

   听沪上老同学说,农历壬寅那年,北大街生有九虎。石居兄母亲告诉他,都是摆渡来的。“摆渡”这个梗,他也说不清,究竟有何典故,一直都没弄明白。当然,在言归正题前,我得说明下,哑巴兄弟俩肯定不在其列,他们是后搬来的。
  有一年,五七小学来了一对夫妻老师。男的大概姓王,教体育的,带着两个哑巴孩子。他们住在季家茶馆旁的巷道内。其实,这巷道内也别有洞天。东面有卫生院毕家的墙隔断,天然构成小宅院,清一色的灰砖青瓦,门前走道也是砖石铺就,相当的别致、清静和幽雅。背阴的墙面上积有青苔藓,斑驳迷离的样子,看上去,特有沧桑岁月的陈迹。
  两哑巴与我们年龄相仿。老大性格暴燥,脾气犟,有点儿蛮横,与玩伴们合不来。一旦觉得自己吃亏了,动辄连比带划的一顿嗷嗷叫,若被他妈听见,那可不得了。她妈眼睑上有疤痕,邻居的孩子都叫她“疤癞眼儿”,特别爱护短,不但不讨孩子们喜欢,而且见她就怕。还记得,有次他跟欢成、友成等一拨孩儿玩撬老头棍,我站在一旁围观。欢成子一不留神,棍子打到大哑巴头上,正当他转身时被打个正着,没瞧见谁打的。欢成有点鬼机灵,脸磨到一旁,装无事人样。他倒好,居然赖到手无寸棍的我身上。堵在我家门前,摸着头疼部位,叽哩呱啦不罢休。终于把他妈也招惹来了,这下麻烦大了,我心也怵得慌。家母听见门口有叫嚷声,急步走出来,问个究竟。我没有出卖欢成朋友,只一个劲摇头,表示不是我干的。她妈仍旧不依不饶,看她欺人太甚,家母忍不过,摆理说道:“我家孩子没跟他一起玩,手里也没棍子,拿什么打啊?亏你还是老师,这么污赖人可不好。”他妈讨了个没趣,可能也觉得背理吧,只得咕咕叽叽几句,领他走了。这空当,我看见欢成子躲在对隔小店雨蓬底下,一脸的坏笑,很得意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大哑巴弟弟叫小宇,也是哑巴,兄弟俩性格迥异。小宇长得斯文白净,有点聪明劲儿,与我颇投缘,能玩到一块去。中午头,烈日当空,趁大人们睡午觉,他会来逗我去下水洗澡。两只明亮的黑眼冲着我乌闪乌闪的,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,交替上下动作。我明白,这是在用哑语问询我,去不去?哪个孩子不贪玩,我当然想去喽。回头一瞧,母亲不在院内,于是,就跟他一路小跑地奔到东大塘。在坝埂边的小树丛中,三下五除二,脱了背心和短裤就下水。打了好一阵漂噗嗵,过瘾了、耍累了,赶紧回家转。经过五七小学的汇源巷,老医院后门那块,小宇拉了我一把,示意我钻过双扇木门缝进去。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我立定,驻足不动,他有些着急了。皱着眉头,将两手卷成圆弧状,圈住裤头子下露出的大腿,从膝盖处往底下滑行。这一番演示,我还是没懂他意思。明显的,他有些不耐烦,干脆用手指甲往我小腿上扒拉,顿时,出现几道水渍痕迹。然后他做了个洗脸手势,笑咪咪的望着我,像是什么诡计得逞似的。哦,原来是怕家长们知道小孩下河塘洗澡,回去后挨揍。用老医院井水池里的水清洗一下,毁踪灭迹,总能蒙混过去。我真笨,咋就没想到呢?小宇,人小心眼大,与天生聪颖有关吧。
       孩提时的玩伴,玩着玩着就玩大了;大了,各奔东西,也都不知道哪去了。哑巴兄弟,你们现在哪里,还记得这些年少趣事不?
【安平/文  阚远/图】


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欢迎您参与讨论,您的每一个回帖都是楼主发贴的动力!
 
上一个 下一个